网站首页 团队概况 团队资讯 经典案例 拆迁专著 拆迁普法 实用法规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栏目列表
团队介绍
团队律师
团队快讯
经典案例
拆迁专著
拆迁讲堂
交通导航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资讯 >

济宁邹城房屋被强拆,疑因举报遭报复

发布时间:2013-12-31 06:59    作者:于森律师    关键词:济宁 强拆 报复强拆 断水
济宁邹城村民房屋被强拆 疑因举报遭报复(图)
A-A+2013年11月19日07:38中青在线1649 条评论
济宁邹城村民房屋被强拆 疑因举报遭报复(图)
济宁邹城村民房屋被强拆 疑因举报遭报复(图)
  11月15日,山东省济宁邹城市钢山街道办事处汪庄村,突然驶来两台大型挖掘机械,30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员在汪庄村“第一书记”杜中锋和村书记李发锦的带领下,将一处农家宅院团团围住,几个彪形大汉冲进房内,把惊魂未定的村民拉出室外并控制起来,随后,在一阵挖掘机的轰鸣声中,房屋顷刻间被夷为平地。这处宅院的主人,就是对该村在征地补偿、楼房分配等方面搞“一村两制”,虚列开支项目,侵吞集体资产等情况进行多次举报的村民代表李庆江。与李庆江惨遭同样厄运的还有李洪响、姜振刚、李金喜、姜玉来、李振柱、姜玉庆等几户村民。
  纪委隔靴搔痒 “蛀虫”村官受庇护
 
  2013年7月份,全国各大网络媒体先后以《山东邹城:村官蜕变“大蛀虫” 相关单位忙“护犊”》和《山东邹城:一“村官”怒吼记者视频走红网络》为题,连续报道山东省济宁邹城市钢山街道办事处汪庄村在征地补偿、楼房分配等方面搞“一村两制”,虚列开支项目,侵吞集体资产等情况,156名村民按下的血红手印触目惊心。
  7月15日,在媒体的强大压力和巡视组的督促下,汪庄村书记郑庆练被“双规”,而五天后,郑庆连又洋洋自得地出现在村民面前。直到10月10日,村民代表才收到一份由邹城市钢山街道办事处出具的信访复字【2013】10号答复意见书。称,邹城市贵和会计师事务所对郑庆连在2011年4月到2013年2月担任村书记期间村财务收支账目进行了审计,发现存在三点违纪事实:一是以“职务补贴”名义重复领取工资7800元;二是在钢山花园丈量土地过程中,收受被拆迁丈量户所送现金1900元;三是任职期间采取开虚假发票等手段变通报销招待费用60547元。7月18日,郑庆连上缴违纪款9700元,邹城市纪委研究,给予郑庆连撤销党内职务的处分。
  汪庄村村民代表对钢山街道办事处的答复意见书极为不满,指出了该《意见书》的13项不实内容,认为办事处存有有意隐瞒事实和包庇违纪人员的嫌疑,同时认为,邹城市纪委的处理决定是“隔靴搔痒”,而如果按照查实的违纪事实,依据党纪国法,郑庆连也应该被绳之以法。
“保护伞”根深蒂固 举报人厄运降临
A-A+2013年11月19日07:38中青在线1649 条评论
  “保护伞”根深蒂固 举报人厄运降临
  村民代表李庆江说,对我们反映的郑庆连在担任村书记期间虚列开支项目,侵吞集体上亿元资产以及倒卖土地,大捞不义之财等重大问题,钢山街道办事处以假充真,避重就轻,不予深究,而邹城市纪委也仅仅撤销了郑庆连的书记之职,可见,郑庆连的“保护伞”已经根深蒂固。
  据了解,汪庄村原“第一书记”杨艳新,在7月份媒体的报道和相关视频中亲口承认,钢山街道办事处向北京《城市建设》书社记者送礼送钱,在网络上可谓“火”了一把。当地纪检部门对钢山街道办事处向媒体行贿的行为置若罔闻,对杨艳新“泄密”之责也未查处,杨艳新本人却成了“香饽饽”,不久就被调离汪庄村,摇身一变成了邹城市中心店镇党委副书记。与郑庆连具有某种利益关系的钢山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孔某某升职为副县级干部;原钢山街道党工委书记贾某某也被提拔为泗水县副县长。
  面对这样的形势,李庆江以及30多位坚持举报和信访的村民代表感到十分恐怖,很快,他们担心的事接踵而至。
  10月24日晚8时左右,3名不明身份人员进入李庆江家中意图不轨,见李庆江家中人多,失望而去。10月26日晚9点45分,3人开车再次来到李庆江家门口,下车后手拿木棍正要进入李庆江家,发现李庆江家新安装了监控探头,没有付诸行动,就匆匆离开。
  但是,11月15日的这场浩劫,李庆江却没有躲过去,看到自家带有厢房的宅院顷刻间成为废墟,他悲伤欲绝。更让其心痛的是,年已75岁的老农民李庆会,为了阻止强拆行为,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员的一顿毒打,额头鲜血横流。村民李洪响经营着一家双层小楼的炒鸡店,所占用的土地都具有合法的手续,并且一直是照章纳税,守法经营,这个饭店也在同一天被强行拆除。
  11月16日,强拆继续上演。一群人手拎棍棒,来到村民姜振刚家中,几个人拖出他的母亲,又用木质沙发抬出他年已97岁高龄的姥姥,房屋也最终难逃一劫。村民在现场拍摄的视频、照片等证据,大部分都被强行收缴销毁。
  北京征收拆迁维权律师团队认为:村委会和村民是平等的民事主体关系,村委会无权强制拆除村民房屋。即使认为村民住宅占用集体土地,需要排除妨碍,也应该通过诉讼,由法院执行强制拆除。国家早就废除了强制拆迁的政策。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作出修订之前,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要参照新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精神执行,这也是国家文件规定的。早在2011年3月2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就发出通知,要求切实加大查办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案件力度,重点查处采取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搬迁行为,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或突击、“株连”等方式强制征地拆迁行为,以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颁布后仍然组织实施行政强制拆迁等问题。
  “邹城市有关单位置党纪国法和群众利益于不顾,顶风而上,对我们这些参与举报‘蛀虫’村官的村民房屋进行野蛮地强行拆除,这是在疯狂报复。”李庆江说。
  11月17日凌晨,记者分别向钢山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王建华、主任田磊等领导发手机短信,核实相关内容,至今未予回复,而汪庄村村民纷纷来电告知:18日,这里的强拆行动仍在继续。
 
 
律师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CBD)东大桥路尚都国际中心A座710室 版权所有 @2012 北京征收拆迁律师维权团队